年少不知爱恨

杂食。盘已裂。此生不战3次元。

九月:

我曾经躲闪着不愿意唱出口的那两个字




这次我站在舞台上




对着千万人




只唱给你听




希望他们私下

有无法言说的轰轰烈烈

有一日三餐的平淡日子

有彼此陪伴的余生万里

有不曾回头的似锦前程




也希望他们在我们面前

有送给最爱的一支歌

有大声唱出口的磊落

有不畏苦难的明眸闪烁




这个夏天也曾在他们之间肆意呼啸而过吧

留不住匆匆岁月

却抓住了深情如斯



往后的每一个深夜黎明



【填词存档】【天龙八部】奔命

叶汀芷: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金庸书里我唯一一个说得上喜欢的竟然是慕容复,说来我除了这几日想起,一向也没为了他说过什么,赶上这个时机还是填一首吧。
 天无门地无道奔命无路,其实写来是有一点不甘心的,什么都救不了他,他被写出来就是为了丑陋的悲剧,但是没有办法啊。


奔命
——记《天龙八部》慕容复


曲:难念的经(97年TVB版天龙八部主题曲)
词:叶汀芷


来来去去一片江湖
疏疏历历他人门户
桃花烟雨浸软筋骨
听说刘项不读诗书
空中楼阁琉璃浮屠
梦中大梦万里宏图
水中捞月荒草黄土
镜中看花满眼模糊


ah 想平生彻夜迷途
ah 论无人昏灯明照雾
ah 怪不得莽撞盲目
ah 天无门地无道奔命无路


前途无量先人还说旧辉煌
难又何妨不信看剑引杯长
天翻地覆故国也似楚襄王
朝朝暮暮多会面后事来日方长
山穷处水尽处天际大荒
看撕裂了说破了剑拔弩张
龙战于野到头不过一片血玄黄


枉费心机穷秋露出狰狞相
远望不见层云遮在高楼上
五蕴皆空混淆尘土和帝王
看君已成无家客能向谁说故乡
日落处地陷处星汉茫茫
算绝望了团圆了贵胄天潢
一梦不醒便是文杏高架作屋梁


白鹤青鸾玉兔金乌
不知故事不羡莼鲈
本来翩翩好看面目
回首只见麦秀离黍
三尺长剑五车废书
原自不如桃木桃符
有情皆孽众生皆苦
命定一笔判下赢输


ah 想平生彻夜迷途
ah 论无人昏灯明照雾
ah 怪不得莽撞盲目
ah 天无门地无道奔命无路


前途无量先人还说旧辉煌
难又何妨不信看剑引杯长
天翻地覆故国也似楚襄王
朝朝暮暮多会面后事来日方长
山穷处水尽处天际大荒
看撕裂了说破了剑拔弩张
龙战于野到头不过一片血玄黄


枉费心机穷秋露出狰狞相
远望不见层云遮在高楼上
五蕴皆空混淆尘土和帝王
看君已成无家客能向谁说故乡
日落处地陷处星汉茫茫
算绝望了团圆了贵胄天潢
一梦不醒便是文杏高架作屋梁


空中楼阁眺望东海纳长江
梦中大梦英雄天子万敌降
水中捞月攥住淤泥不肯放
镜中看花最可怜举残烛照月光
荒郊里野寺里无非沧桑
若看透了说白了地久天长
诸佛龙象也抛下作阿修罗道场


原来妙手势比破竹更穿杨
应有何日倒提宝剑跨龙骧
五蕴皆空混淆尘土和帝王
看君已成无家客能向谁说故乡
日落处地陷处星汉茫茫
算绝望了团圆了贵胄天潢
一梦不醒到此总算好一场黄粱

清树你好:

不知道你们听这首歌是什么感觉,我每次听大概都会想哭。无关爱情,无关友情,也无关亲情。感动这种东西是深入骨髓的。

大哥是刚的一比,但看这个上上下下,还是有点替他难过…

M

朱与白:

睡前看着开心 
发上来跟大家一起开心开心 
图一新鲜敞亮
图二虽然糊 
但真的是我能找到的能满屏且最不糊的一张了...



【宇龙cp】小半 伍 完结

诶嘿嘿嘿嘿蹲等番外

一人饱:

 白宇✘朱一龙  


八点档AU




[前情]


朱一龙放下碗,用手指撩了撩耳边的头发,解开两颗衬衫的纽扣,向沙发背上一靠,抿了抿嘴唇,露出一个笑,挑挑眉毛然后极轻声地问:“那你想不想让他气个半死?”


 


“想!”孙时来回答地极为干脆。


 


下一刻,就听见身后有一个人压抑着满腔怒火发问:“你给他喝了什么?!”


 


19


 


白宇极其少见的暴怒,不怪他多想,这些年他见过太多这样那样的事,甚至他的人真的拦过想在酒局里给朱一龙下东西的脏事儿。


 


白宇碍着清白的身份,不好做些什么见血的报复,最后找个由头把那人带到公海好好招待了三天,让他懂得这世上有个规矩叫——白宇的东西,碰不得。


 


这些朱一龙都不知道。


 


他以为。


 


朱一龙怎么可能不知道,那句话稍微改改还给白宇——你能管住我,不是因为我不知道,而是因为我愿意。


 


怎么说也是在红升盛极而衰的日子里长起来的,朱一龙可从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善类。


 


若不是白宇,他也自会教那人做人——他可是朱一龙。


 


大概也只有白宇总觉得他的龙哥是温室里需要精心照养的“娇花”,忘了这“娇花”有个别名叫“见血封喉”。


 


“娇花”此时坐在沙发里,用只有白宇见过的三分情态遮遮掩掩地开放,等着白宇的火气。


 


朱一龙有个自己没太发现,或者说不太愿意承认的爱好——他挺喜欢看白宇生气——尤其为了自己。


 


骗人总要得到点教训。


 


朱一龙一双眼睛要笑不笑含了水色地看向白宇,檀口微张:“不是他。”


 


也就来得及说了这么一句——白宇一把抓起朱一龙的手腕把人搂在了怀里,大脑像被点了一堆湿热的柴火,愤怒又压抑。


 


朱一龙任他带着自己一阵暴风一样卷了出去。


 


白宇不知道怎么把人塞进车里的,他也顾不得算那些乱七八糟的账,他怕朱一龙真的吃了什么不干净的药,对身体造成什么真的伤害,整个人简直要被吓疯了。


 


“开车!去医院!”白宇不敢自己开车,只能命令司机,他深知这样的状态下自己根本不可能把车开到医院。


 


“不、不去医院。”朱一龙倚在他身上,软软地开口:“我要回家。”


 


“去医院!”白宇一面吼着,心里恨不得直接掐死朱一龙,但动作上却小心翼翼护着朱一龙倒在自己怀里。


 


朱一龙心下不能再快意了——你敢用伤自己来骗我,我就敢叫你知道什么叫自食其果。


 


苦肉计?


 


这还是我当初教给你的呢。


 


“我知道自己吃了什么、吃了多少——”朱一龙故意拖长了话音儿尾声,凑在白宇耳边吐出一口热气:“我、要、回、家。”


 


白宇脑子里的理智腾地一下蒸发殆尽——“回家!”


 


司机大概是深知老板的痛苦,没问回哪个家,极其明智地选了朱一龙住的地方,本就不远的路让他缩短到一脚油门。


 


白宇觉得五脏六腑用一根红烙铁搅在了一起,心肝脾肺肾全都在烧。


 


朱一龙为了他的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差点伤害了自己——那他白宇一直以来对他的保护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最后让你受了伤害的竟然是我。


 


他把朱一龙放在沙发上,恨不得时光倒流,从重遇的第一天,就把所有事摊开利弊揉碎真假统统摆在朱一龙面前,然后直接跟他说:“我白宇没了你就活不下去,我不要说法了,也不问你当年到底是怎么下的狠心,千错万错是我一个人的错,你行行好,给我条生路,大恩大德你想让我怎么报都行。”


 


朱一龙总不会想让他死的。


 


他还是有这点信心的。


 


可是晚了,他刚刚差点把人给害个彻底。


 


他没想到,朱一龙头脑一热,竟肯为了他用这下三滥的美人计。


 


白宇的心里再无暇步步为营,层层算计,抛开一切爱恨妒忌,只剩了实打实的心疼。


 


朱一龙也就是要他疼这一回——从看见白宇那天早上的眼神的时候,朱一龙就知道,这辈子也就是白宇了。


 


他到底是舍不下,白宇也明摆着放不过,那么既然想重新开始,他不愿与白宇做互有恩怨的旧情人,不如撕破伤口,清了余毒,从此我不欠你,你不欠我。


 


你用一个破绽百出的谎言试我真心,那我就用一个演技拙劣的激将要你实意。


 


白宇,你敢许给我什么实意?


 


20


 


白宇的眼睛生的好,看谁都带着三分笑意,可此时他却红着眼睛对着朱一龙不发一语。


 


朱一龙被他安置在沙发上,微微合着眼睫做戏到底。


 


白宇狠狠捋了两遍头发,他不知道朱一龙吃了什么,见的多了,他深知那些脏东西,十有八九对身体有强烈的副作用,再狠些,大多沾着毒,带着瘾。


 


白宇本性乐观,遇事常向好处想,但若这事里有朱一龙,他就不自觉先做最坏打算——他太害怕了,怕老天见不得他失而复得,非要给他来个后路坎坷。


 


“不行,还是要去医院,你、你到底吃了什么?还有原药吗?拿着一起去……”白宇弯下腰凑近了朱一龙,掩了心疼和害怕,尽力稳着颤抖的声音和他商量。


 


朱一龙状若朦胧地抬头,对着白宇撑着不愿多说的态度开口:“没什么。”


 


“没什么?!”白宇重复了一遍,然后怒不可遏:“这叫没什么?!朱一龙!你给我清醒一点!!你不会真以为这些药吃了!睡了!泻了火就他妈没事儿了吧?!!”


 


朱一龙扭过脸不答。


 


“你药是从哪买的?!是不是知根知底的人!?你说了是给自己用的吗?!”白宇扭着朱一龙的脸,强迫他睁着眼看他,句句逼问。


 


手一触到朱一龙的脸,便觉得热——多亏了孙时来那点补汤,不然朱一龙手段再高,也演不出实打实的情热。适时地扯了扯自己的领子,好似没有意识地露出了如蝶翼的锁骨。


 


“朱一龙!”白宇看着他的样子,动了真气。“你怎么敢?!怎么敢让自己受这种委屈!!!”


 


他也不想想,朱一龙要勾引一谁,用得着受这种委屈?


 


“白总,机不可失。”朱一龙突然开口。


 


“什么?”白宇去摸他额头的手一顿。


 


“白总费心设局,不过是逼我回头,可世事变迁,我一无所有,也再不是当年那个双手干净的朱一龙,不敢谈那一点旧情,我已配不上白总,思来想去,只有一副皮囊,你惦念着,我愿给你。”朱一龙闭了眼,轻声慢语,本来是演戏,但第一个字说出口的时候,朱一龙才知,自己不是只试人心意,而是真的担心。


 


哪能不担心呢?


 


五年分离,人心易变,人常以为的真情有时只是无畏我执,朱一龙不想用一份扎在心里的执念困住白宇,若他只是为了一份不甘和爱欲,那朱一龙愿意了他的心结,只求不要再陷他难辨真假的深情。


 


“朱一龙!!!”白宇听完他这一番低语,简直不可能更愤怒了,他揪起朱一龙散开的领口,把人猛地拉近自己,鼻息相交,目光死死盯他进眼里:“五年半!两千零三十九天!从分手那天算起!我每天改一次手机密码,就为了用最频繁的事情提醒自己——我又多熬了一天,我他妈没你的日子又多过了一天!!”


 


白宇从没有这样难受过,分手都没有。


 


“你他妈、你居然说我只是为了睡你?朱一龙!你还有没有心!!!!!”白宇一把撒开朱一龙的领子把人扔在沙发上,他按着他的一侧肩膀,猛地举起拳头,朱一龙下意识闭了眼睛。


 


拳头狠狠砸在朱一龙耳边。


 


大约凡是见到白宇此刻神情和脸色的人都绝不敢再开口说一句话来激怒他了——除了朱一龙,他冷冷开口:“怎么,白总也知道被人骗的滋味不好受了?”


 


白宇一怔。


 


“白宇,你问我有没有心,你呢?”朱一龙一把推开一时无措而松了力道的白宇,坐了起来。


 


“你知道我看见你倒在我家门口的那一瞬间我怎么想吗?”朱一龙对白宇发问,然后不等他回答便低哑着颤声接道:


 


“我以为是红升的仇家把你杀了然后放到我门口!!!!”


 


白宇被他推倒在一边,半跪着看向朱一龙——朱一龙脸上的血色退去,整个人尽了全力还是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龙、龙哥。”白宇终于反应过来朱一龙是在骗他,火气消散大半,再看此时眼里满是恐惧的人,再说不出话来。


 


朱一龙垂下眼看他,露出一个笑容,自嘲又难堪:“你说委屈?我告诉你,白宇,要真有为了你得受人委屈的那一天,我大概。根本不会觉得委屈。”


 


白宇一时不敢相信朱一龙话里的意思。


 


朱一龙抬起一只手,抚上白宇的脸——白宇大概真的是相思成疾,脸颊消瘦了不少,今天出去的急,胡子也没怎么打理,连头发也被他刚刚抓得乱七八糟创意十足地支棱着,可他依然称得上英俊——在朱一龙眼里。


 


“对不起。”朱一龙说:“当年丢下你一人,今天我也不提那时的苦衷,三年相爱,我没后悔过,五年分离,我也没法回头。不逼你一下,听你一句实意,我怕我永远不能下这个决心,因为——我真的输不起了。”


 


朱一龙把所有真心放在眼里,看着白宇,一字一句说道——


 


“你从来不必试我,我一直爱你。”


 


白宇跪在地上,微微仰头看着朱一龙,眼神从惊疑不定到不能抑制的狂喜,他张了张嘴,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发出什么声音,只一把抓住朱一龙在自己脸颊边摩挲的手,紧紧握住。


 


 “哎、哎……”白宇终于逼着自己发出一点声音以做回应,声音却喑哑地不成样子。


 


他想说我也爱你,想说我一直爱你,想说从相遇至今的每一天里,我都用我的生命在爱你。


 


可他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他哭了。


 


把脸埋在朱一龙的膝盖上,长久地哭泣。


 


爱——至痛苦时让人痛,至喜悦时也让人痛——为一路走来的艰辛。


 


朱一龙仰起头,不叫眼眶里打转的泪流下,抬了一只手臂挡住眼睛,另一只手回握住白宇。


 


大概过了很久,又可能只有一瞬,朱一龙听到白宇低声说道:“这辈子,我保证,绝不会,让你再受任何委屈。”


 


然后是唇上落下的虔诚一吻。


 


还有一句——


 


“我爱你。”


 


 


21


 


人,生为一半,有太多的残缺和遗憾,一路磕绊着找寻,只为求个圆满。


 


我曾经有你,又失去,时过境迁,我却一直知道,


 


茫茫多的一半里,我的圆满,只有你。


 


【END!】


哈哈哈哈哈哈完结啦~


其实就是两个切黑的家伙恋爱滤镜一万层,都觉得对方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狗血爱情故事!


没想到结局没开车还告白地惨兮兮吧~嘿嘿~我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人!希望有一点点感动到你!


明天会整理修改一下发全篇的,可能会有番外——吧。


(可能看文的有年纪比较小的小朋友,我得提示一下下那种不好的药大部分真的很伤身的,千万千万别被一般的小说误导了,千万千万要远离!)


掰掰~


 





个人澜巍&骨科年下文章整理

Durandal:

充斥着天雷OOC、垃圾以及狗血大三角,请务必小心食用,本人概不负责


收录期间:2018/7/10~2018/7/29




① ABO世界观+Mpreg系列


《“物”似主人形》:澜巍,带球PLAY


《移魂》:澜夜巍,精神NTR


《双生》:澜夜巍,当面NTR


《狭路相逢》:澜夜巍,围绕包子去留(?)的狗血大三角


(上)(中)


 


② 双性系列


《双重幻想》:澜巍,双性车




③ 正常世界观系列


《金屋藏娇》:澜巍,个人向剧版结尾补全


《颠鸾倒凤》:澜巍,脐橙PLAY


 


④ ABO世界观系列 


《独占》:澜夜巍,小视频(?)PLAY


 




以下一些碎碎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没兴趣就略过吧w


 


正好7月1号晚上,基友诚邀我一起在线看剧吐槽,闲着没事我就答应了,结果到第八集她人跑了,我继续用她的VIP看(喂喂喂!




P大的原作小说几年前读过个开头,其实我并不感冒玄幻类题材,而且当时正埋在欧美坑里出不来,就搁置了没有看下去(现在从头到尾看了两三遍【大型真香现场.gif




一直吃美攻强受的我原以为这次终于能摆脱冷逆魔咒跻身吃穿不愁粮仓爆满的热西皮了,没想到……我又逆了,都是居老师的错(你等等




另一个号上写过巍澜,然而怎么写怎么别扭,补剧外加苦思冥想几天后终于顿悟应该是又逆了主流,奋而提笔写了篇澜巍,着实有“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之感,就这么一条歪路走到了现在




我这不是热圈逆主流就是冷圈的命大概要等投胎才有救了叭【黄浦江的水,我的泪.jpg



看完J家跨年,炸成了天边一朵美丽的烟花😂人一定得好好活着,活着就一定会有好事发生!#活久见系列3hit达成#

每次lft上遇到占tag掐架都深深的怀念冷CP的时候【没粮饿死看你挑不挑!